客服熱線:021-59575011
壓鑄網
熱搜: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熱點新聞 » 正文

中國工程院副院長:加快共性基礎性研發已刻不容緩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3-12-25  瀏覽次數:3392
核心提示:在日前召開的首屆軌道交通裝備制造“三基”技術創新論壇上,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干勇院士疾呼,“盡管2008年我國裝備制造業的總產值已超過美國,躍居世界第一,但制造業對外的依存度超過了50%,加快共性基礎性研發已刻不容緩!”

在日前召開的首屆軌道交通裝備制造“三基”技術創新論壇上,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干勇院士疾呼,“盡管2008年我國裝備制造業的總產值已超過美國,躍居世界第一,但制造業對外的依存度超過了50%,加快共性基礎性研發已刻不容緩!

 

是什么絆住了裝備制造業轉型升級的腳步?如何走出“產值第一但利潤在外”的怪圈?擺在中國裝備制造業面前的挑戰,基礎而艱難。

 

制造業第一大國的尷尬

 

80%的高端芯片與發電設備優質大型鑄鍛件、90%的高檔數控機床及機器人,以及近100%的高鐵軸承,都依賴國外進口

 

“蛟龍都潛海了,嫦娥都登月了,可是這么厲害的中國裝備制造業,卻造不出一臺生產絲襪的裝備,多么諷刺啊!” 常州市潤源經編機械有限公司營銷總監許亮,曾在世界最大的經編機制造商卡爾邁耶工作逾10年,實現高端裝備國產化讓他和現在的老板一拍即合。

 

在許亮看來,不起眼的絲襪機就是中國裝備制造業的縮影。絲襪機是經編機械的一種。盡管截至去年,我國經編機械數量已占全球總量的85%,且出口均價同比增長了50.7%,但進口均價卻是出口均價的3.93倍。而且許多高轉速、智能化的經編機我國尚無法制造。

 

“絲襪機轉速高達每分鐘4000轉,這樣的高轉速對鋼材強度和制造精度要求極高,差之毫厘,就會引發機器報廢。而基礎材料、基礎制造工藝恰恰是中國裝備制造業的軟肋,我們的鋼材、熱處理工藝等全都差著好幾個檔次。”許亮說。

 

基礎零部件、基礎工藝及基礎材料,(簡稱“三基”)是制造業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,其水平直接決定著重大裝備的性能、質量和可靠性。

 

“我國制造業大型成套裝備基本滿足國民經濟建設的需求,但存在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等深層次的矛盾;特別是高端裝備的迅猛發展與配套的‘三基’產品供應不足的矛盾,已成為制約產業發展的瓶頸,是制造業由大變強的最大短板。”中國南車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院長王軍說。

 

“三基”發展滯后,直接表現為高端材料與零部件自給率不高,制造產業增長過度依賴加工制造及單機制造的增長,大量利潤外流。數據顯示,目前我國制造業技術對外依存度超過了50%80%的高端芯片、80%發電設備優質大型鑄鍛件、90%的高檔數控機床及機器人、近100%的高鐵軸承,都依賴國外進口。

 

“重大裝備和主機產品所需高端零部件、高端材料依賴進口,導致主機和成套設備陷入‘空殼化’困境。像為工程機械配套的30兆帕以上高壓泵、閥和馬達幾乎全部進口,行業70%的利潤都被進口零件吞噬了。”機械科學研究院原副院長、中國工程院制造強國戰略研究院總體組代表屈賢明說。

 

“三基”發展滯后還導致產業資源利用率低,造成國產裝備質量、可靠性和壽命差的問題。以高端結構材料為例,我國仍有25%的材料、零部件依賴進口;45%的材料“能干展品,但不能造產品”,無法實現批量生產。“我國制造業單機能耗是發達國家平均水平的8倍,一年因產品質量問題造成的經濟損失就達2000多億元。”干勇說。

 

更值得警惕的是,大量基礎產品依賴進口不僅增加了整機的成本,而且出現了受制于人的尷尬局面,關鍵“三基”產品的價格越來越高,交貨期卻沒有保證。

 

到底哪里拖了后腿

 

我們習慣了“逆向工程”,原有承擔共性技術研發的轉制院所也都忙著產業化

 

“三基”產品發展滯后,到底哪里拖了后腿?

 

這與我國“逆向工程”的傳統發展模式有關。“長期以來,我們都是逆向創新,即先開發整機,滿足使用需求問題,再開發基礎材料,解決國產化問題。這樣的研發模式導致我們以較快的速度走出了短缺經濟,但基礎理論研究不足,核心共性技術積累不足,核心工藝儲備不足,為產業轉型升級埋下了隱患。”屈賢明說。

 

我國裝備制造業走上“逆向工程”的軌道,是受到客觀歷史環境的影響。發達國家工業化是從零起步,“三基”不得不全部自己做。而我國工業化是在全球化開放環境下推進的,已經有了廣泛的專業分工,并不需要什么都要自己做。“但現在我們要從產業鏈低端走向高端裝備,人家要么不賣你核心零部件與材料,要么漫天要價,就把咱們脖子卡住了。”屈賢明說。

 

“重主機,輕基礎”的畸形政績觀影響也不容小覷。“搞主機,政績明顯,而一項基礎政績看起來不顯眼,而且至少要四五年才見成效,這期間企業領導的業績不顯眼,在現有政績考核體系下,沒有業績怎么升職?企業領導考慮花了很大人力財力不如擴大產能來錢快,那么搞‘三基’的動力在哪里?”屈賢明說。

 

“三基”研發也缺乏共性技術及基礎性研究的支持。一條完善的創新鏈條應以基礎研究為基石,以共性技術研究為紐帶,以理論開發應用為出口。而目前我國的基礎性研究和共性技術研究是最脆弱的短板。原本承擔著基礎性研究和共性技術研發的大量科研院所,在轉制成為企業后更注重見效快的應用研究和產業化。

 

“從目前情況來看,國家宏觀的產業共性技術政策和發展策略尚不明朗,原有承擔共性技術研發的轉制院所忙于產業化進程,相關研究基地和研究平臺處于分散或閑置狀態、各自為戰。”干勇說。

 

裝備制造業基礎工藝的提升,還離不開高素質的產業工人隊伍。據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人事部副主任孫曉音回憶,有一年某紡織企業進口了一批德國高端機械,在組裝說明書上寫著,“請將最后的螺扣向前轉三圈,再向后轉半圈,方可使用”。中國工人“聰明”地按兩圈半進行安裝調試,發現機器怎么也用不了,直到按說明書做了,問題才迎刃而解。

 

“德國、日本產品為什么質量可靠、受青睞?因為產業工人素質高,既保證了產品的制造精度,又促進了工藝的不斷提高。因此,提高制造業一線員工的素質刻不容緩。”孫曉音說。

 

補齊“由大到強”的短板

 

“三基”產業投資強度較低,適合中小企業介入,但也有賴于國家政策扶持

 

夯實裝備制造業基礎,首先要轉變思路。“三基”產業被稱為“中場產業”,是制造業今后的核心和帶動性產業,就像一個球隊要靠中場球員組織帶動。其體量比終端設備小,但利潤卻較高。像汽車整件利潤率在5%,而零部件利潤就高達5.9%

 

“基礎零部件、基礎材料、基礎工藝與主機應該是螺旋式上升的研發過程,就像造飛機,沒有發動機,沒有鈦合金型材,一樣沒法搞。”南車戚墅堰機車車輛工藝研究所總經理王文虎說,在國內充分競爭領域,越是關鍵零部件、基礎高端材料,越是利潤高,反倒是主機制造往往是掙辛苦錢。“這就是‘人無我有’、‘人有我精’的技術優勢。”

 

“三基”產業投資強度較低,適合中小企業介入,而且宜使用傳統嫁接高新的研發模式。

 

去年以來,紡織業尤其是棉紡行業的經濟形勢一直不景氣,但今年剛剛進入細紗機市場的同和紡織機械制造有限公司,卻拿下了河南、山東75%以上的市場,銷售額翻了一番。

 

“做終端賺錢的企業,一定是自己有核心基礎零部件的質量與服務,所以我一出手就能拿下半壁市場。”做紡織機的關鍵零部件羅拉起家,同和紡機目前已是世界最大的羅拉生產企業,并開始向中高端緊密紡裝置、粗紗機、細紗機等整機進軍。董事長崔桂生是“三基”研發的受益者。“有核心部件再做整機,我就有了滿足企業訂制需求的基礎,競爭優勢很明顯。”

 

為了彌補目前創新體系的缺憾,目前我國一些大企業,特別是大型央企,開始建立各種形式的“中央研究院”,整合現有研發資源。在屈賢明看來,國外搞中央研究院確實有一些成功范例,但國內的這些研究院目前定位并不清晰。

 

“這些中央研究院與現有研究所的定位,應有明確區分,不應再針對當前市場需求進行研究,而應該著眼于五年甚至更長時期的需求,搞好技術儲備。否則只是增加機構,沒有實際意義。”屈賢明說,“現在我國經濟增速趨緩,處于中速增長期,正是調整的好時期,讓大家明白‘三基’的重要性,開發出獨一無二的產品比擴大產能更重要!

 

補齊“三基”這塊短板,還有賴于國家政策扶持。2011年底,國家已發布《機械基礎件、基礎制造工藝和基礎材料產業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》,并提出研究制定鼓勵用戶采用“三基”新產品和新工藝的政策。但此后并沒有相關細則落地。2013年“國家轉型升級強基工程”重點支持軸承用高標準軸承鋼材料等15個重點方向,對示范項目投資給予補助支持,單個項目補助金額最多不超過3000萬元。不過這筆補助對于企業搞研發仍是杯水車薪。

 

令人振奮的是,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《決定》已明確提出,“整合科技規劃和資源,完善政府對基礎性、戰略性、前沿性科學研究和共性技術研究的支持機制。”許多企業家呼吁,除了直接的財政補貼,有關部門應該為“三基”項目提供免稅、無息貸款等優惠政策,并盡快落實《決定》精神,明確相關扶持細則。

 

中華壓鑄網

線上服務:資訊,訂單,人才,行業報告

線下服務:會展,考察,培訓,技術咨詢

ID:cndcyz

中華壓鑄網公眾號

國內壓鑄行業頗具影響力一站式服務平臺
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?
壓鑄網 | 關于我們 | 付款方式 | 使用協議 | 聯系方式 | 網站地圖 | 網站留言| 友情鏈接

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4464號

 
天天四肖中特期期准